北京大學文學教授:古爾納並非一個顯山露水的作家 亞非獲獎者佔比非常小
官方集運

北京大學文學教授:古爾納並非一個顯山露水的作家 亞非獲獎者佔比非常小

2021年10月07日 22:08:53
來源:新京報

北京時間10月7日19時,瑞典學院宣佈,將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坦桑尼亞作家阿卜杜拉扎克·古爾納(Abdulrazak Gurnah)。他將獲得1000萬瑞典克朗(約合人民幣735萬元)的獎金。

其頒獎詞為,“因為他能洞悉殖民主義的後果與文化和洲際鴻溝中掙扎的難民命運,態度決絕,慈悲為懷”。(趙白生譯)

出身難民的作家

北京大學世界文學研究所教授趙白生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,今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關注難民問題的古爾納,令人非常意外。“在非洲文壇,古爾納並非一個顯山露水的作家。”

據諾貝爾獎官網介紹,阿卜杜拉扎克·古爾納1948年出生於東非國家坦桑尼亞桑給巴爾島,現年73歲。

圖片

資料圖:阿卜杜拉扎克·古爾納。/IC photo

1960年代末,有着阿拉伯血統的古爾納被迫逃離剛剛成立的坦桑尼亞共和國,以難民身份抵達英國。此後,古爾納定居英國,並在21歲時開始寫作。

直到1984年,古爾納才再次回到桑給巴爾,在他父親去世之前不久見到了他。退休前,古爾納是英國肯特大學英語文學和後殖民文學教授。

古爾納迄今已發表了十部長篇小説和多篇短篇小説,其中難民問題貫穿着他的作品。

諾貝爾獎官網介紹稱,古爾納在處理難民問題時,聚焦於難民的身份和自我認知。他作品中的人物總是處於不同的文化和大陸之間,處在過去的生活和未來的生活之間,面臨着一個幾乎永遠無法解決的安全問題。

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還指出,古爾納對真相的執着、對簡單化的厭惡令人印象深刻。他的作品擺脱了刻板、定型化的描述,讓讀者看到了不瞭解的、有着多元文化的東非。在他的文學世界裏,一切都在變化,包括記憶、名字、身份。他筆下的角色總是有一種由知識熱情驅動的無休止的探索精神。

據CNN報道,在新冠疫情持續導致歐洲難民危機加劇的背景下,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將今年的獎項頒給了聚焦難民、移民問題的作家。但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主席安德斯·奧爾森稱,歐洲、地中海的難民問題沒有影響到今年的獎項,因為“避難、移民問題已存在非常長的時間”。

趙白生稱,“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的頒獎詞直接體現了古爾納的特點,他洞悉殖民主義的影響和難民的命運,態度決絕,慈悲為懷”。

作品聚焦難民命運

古爾納最著名的小説是《天堂》(1994),它同時入圍了布克獎和惠特布萊德獎。這部作品講述的是20世紀初一個坦桑尼亞男孩的故事,是一個關於成長、關於悲傷的愛情的故事,其中不同的世界、不同的信仰體系發生了強烈的碰撞。

圖片

《天堂》。/圖片來自亞馬遜官網

2001年的作品《海邊》入圍了布克獎和《洛杉磯時報》圖書獎。這部作品的主人公是20世紀末一名從桑給巴爾到英國尋求政治避難的中年人,講述了他面對種族歧視、不公正的對待時的故事。

2005年的《遺棄》曾入圍英聯邦作家獎,講述了幾代人跨越種族與文化壁壘的愛情悲劇。

古爾納最新的一部作品是發表於2020年的Afterlives。這部作品和《天堂》一樣,背景是20世紀初,也即1919年德國對東非結束殖民統治前的一段時間。Afterlives想要表達的是,如果種族主義等統治意識形態要求屈服和犧牲,個人毫無還手之力。

趙白生指出,阿卜杜拉扎克· 古爾納作品的最大特色,就是關注身份問題,特別是流離失所的難民身份問題。他認為,這屆評委非常注重“新經典性”,而“新經典性”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凸顯跨文化性,古爾納的作品在這方面獨擅勝場,這可能是他最終獲獎的一個原因。

諾貝爾文學獎呈現怎樣的趨勢?

諾貝爾文學獎由瑞典學院負責評選和頒發。自1901年至2020年,瑞典學院共頒發113次諾貝爾文學獎,其中4次獎項由兩位獲獎人分享,因此累計獲獎人數為117人。

在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中,16人為女性。最年輕的獲獎者是英國作家約瑟夫·魯德亞德·吉卜林,他1907年獲獎時年僅41歲。最年長的獲獎者是英國女作家多麗絲·萊辛,她2007年獲獎時為88歲。

趙白生指出,諾貝爾文學獎的一傳統就是“歐美中心、其餘衞星”,亞非的獲獎者佔比非常小。

據統計,在截至2020年的117名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中,歐洲作家佔比超過70%,美洲其次,亞洲、非洲、大洋洲非常稀少。BBC指出,古爾納更是自1986年尼日利亞作家沃萊·索因卡獲諾貝爾文學獎後,第一位獲此獎項的非洲黑人作家。

除這一特點之外,趙白生指出,分析最近十年的諾獎得主可以看出,諾貝爾文學獎的兩大趨勢相當明顯。其一,幾乎都是被體制經典化了的作家,所以獎項一般爭議不大;其二,多半都是獲獎專業户作家。

對於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多年來一直是獲獎熱門人選,但至今未能獲獎,趙白生表示,“每屆評委都有特定的評選標準。新世紀以來,暢銷類型的當紅作家大多不受待見。很可能,市場號召力容易使人把他們歸為通俗作家。而這屆評委,十分看重‘新經典性’”。

近五年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

2020年,美國女詩人路易斯·格麗克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史上第16位女性獲獎人,因其“以帶有樸素美感、準確無疑的詩歌語言將個人的存在普遍化。”。

路易斯·格麗克一般被認為是自傳詩人,童年、家庭生活、和父母姐妹的親密關係一直是中心主題,探討人存在的根本問題,包括愛、死亡、生命和毀滅。代表作包括《月光的合金》《直到世界反映了靈魂最深層的需要》等。

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奧地利作家彼得·漢德克,其頒獎詞為“富有語言學才能的作品探索了人類經歷的周邊及特殊性”。他的代表作包括《無慾的悲歌》《罵觀眾》等。

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波蘭女作家奧爾加·託卡爾丘克,她獲獎的理由是“在敍事想像上充滿百科全書般的熱情,代表着一種跨越邊界的生活方式”。其代表作有《太古和其他的時間》《白天的房子,夜晚的房子》等。

2017年,日裔英國籍作家石黑一雄獲頒諾貝爾文學獎。他的頒獎詞為“在偉大情感的小説世界中找到現實世界與虛幻深淵的連結”。其代表作包括《長日將盡》《莫失莫忘》等。

2016年,美國歌手、創作人鮑勃·迪倫因“在偉大的美國音樂傳統上創造出新的詩意表達形式”獲頒諾貝爾文學獎。他也是最受爭議的諾貝爾文學獎獲獎人之一。

記者 |謝蓮